怀念父亲

韶关日报 柔冰 2021-10-04 09:27
A+A- 

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  

父亲的爱如山,而父亲并不如山。15个在重症监护室的日日夜夜后,我们终是没能留住父亲,那个让我们习惯了什么都能扛、什么都能扛过去的父亲,终是永远地倒下了。  

于他人,这世间又长逝了一位长者。于我们,那是家的意义、是幸福的不完整、是电话那头的再无人接听、是“家人闲坐、灯火可亲”的幻灭、是我心中无法释然的痛。30多年前外出上大学,自此背井离乡,记忆中鲜有完好地休过一个假期,给父母的陪伴是天可怜见的。而父亲从无抱怨,一直以矍铄的精气神回应着我们的牵念,叮咛我们要好好工作、遵纪守法。眼看着二老年岁越来越高、身体越来越差,一直动员他们到孩子们身边养老。二老不想给我们添麻烦,一直守在西北那个小县城。今年5月,察觉身体有恙的父亲终于松口,住到了省城姐姐家。姐姐在旁边小区为二老安顿了一套小居室,方便照顾。我们心下稍安未及两月,父亲突然病倒,住进医院的第三天,还在念叨要出院,又突然被转入重症监护室,上了呼吸机。再见父亲时,已不能言,全身插满了管,时清醒时昏迷。漫长而煎熬的15天后,父亲身边那堆冰冷的机器宣告父亲不治,饱受病痛和治疗双重折磨的父亲,终于安静地、彻底地睡去了。  

父亲一生在小县城度过,性格刚毅、为人正派、做事雷厉风行,是一个值得敬重的人。20世纪80年代中期,因大刀阔斧推行改革而使几家小国企起死回生的父亲,曾被甘肃日报以“锐意改革的人”为题做过专题报道,其治下的企业也曾一举包揽省优、国优荣誉。80年代末,“干部年轻化”政策“一刀切”,年过半百的父亲自此退出领导岗位。父亲的一生是曲折的、磨难的,更是成功的、令我们骄傲的。  

父亲不苟言笑,甚至有些大男子主义,但与母亲相濡以沫60载,对母亲的照顾是事无巨细的。母亲十多年前开始耳背,又坚拒助听器,父亲硬是耐心做了母亲多年的“耳朵”。3年前父母来韶小住,母亲突发急病,高烧不退。近80高龄的父亲坚持亲自在医院日夜守护,不放心我更不放心护工,一直陪护至母亲出院。我曾明知故问打趣过母亲,父亲这一生可曾对她说过亲昵的话,答案自然是否定的。父亲用自己的方式爱着、保护着自己的妻子、孩子们,内敛、不张、深厚。  

下一次再见父亲是什么时候?下一次再做家人是什么时候?人们总说,天堂里没有病痛,我愿意相信。“阅尽人世悲欢,何必身后繁华”,父亲,请您了无牵挂地离开,无忧无惧去往天堂。如果有来世,我们还是一家人!  

白露为霜,此刻,正是北方微凉的秋天。父亲,我想您了!

[ 责任编辑: 刘璐 ]
下载韶关发布APP
更多精彩

韶关发布客户端   简介:提供韶关头条热点、时政新闻、社会民生报道、便民查询等服务。

韶关新闻网公众号   简介:关注我,了解韶关第一资讯。

韶关日报公众号   简介:宣传韶关、公益服务,韶关日报微报纸。

韶关新闻网版权所有

Copyright © 2010-2021 SGXW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