烛光下的年夜饭

韶关日报 孙琪 2021-02-28 10:47
A+A- 

30多年前,父亲在一家矿山企业上班。矿山在人迹罕至的大山中,到了天气寒冷大雪纷飞时,矿山上就会停工停产,给工人们放假。每年轮流留几个人在山上值班,由矿上的生活车每隔10天送一次给养。  

有一年冬天,轮到父亲和另外两个工友值班。临近过年,一个工友的母亲病了,另外一个工友也因家里有事回去了。偌大的矿山上,就剩下父亲一个人值班。母亲听回来的人说,父亲一个人留在山上,心里不免牵挂,当即便决定,带上我和弟弟去矿上陪父亲过年。母亲将置办好的年货打包带上,我们坐着矿上的生活车,一路颠簸到矿上,父亲看到进山陪他过年的我们,高兴坏了。  

除夕夜,我和弟弟早早穿上新衣服,在门外放鞭炮。父亲和母亲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饭菜,有饺子、卤猪蹄、红烧肉、炸豆腐、炸丸子、木耳炒肉等。矿上停工就会停电,父亲平时照明一般用煤油灯,那天是除夕夜,父亲便特意点了蜡烛。我们一边听着收音机里的春晚,一边在明亮的烛光下吃年夜饭。  

就在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吃饭时,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在这荒山野岭之中,又是大年三十晚上,谁会出现在这里呢?带着惊诧与疑惑,父亲打开了门,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,戴着一顶看不出颜色的棉帽,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,脸上冻得青紫,流着鼻涕,说话时牙齿还在打颤。在这大山之中,面对这样一名不速之客,我和弟弟非常惊奇。而父亲在山中工作多年,大概不时会遇到这样的事,似乎并不惊奇。母亲给那人倒了一碗热开水,父亲让他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年夜饭。那个人显然是饿坏了,就毫不客气地坐下,狼吞虎咽地吃了不少东西。  

等那个人吃饱了,我们经过询问才知道,他是一个拉煤的司机,在离这不远的煤矿上拉煤。想着拉完最后一趟就可以回家过年了,谁知道车又坏在半路上了,原本想着搭别的拉煤车回家,可是在路边等了两三天,也没有等到一辆车,随身携带的干粮和水都没有了。再等下去,怕会冻死在这山里边,便顺着公路步行回家。远远地听到鞭炮声,又看到有灯光,实在是又冷又饿,便顺着灯光寻来了。他说他好几天没有休息了,能不能让他借宿一晚,第二天就回家。父亲连声说:“行,出门在外,谁都不容易。”说着,打开工友的宿舍,给炉子里生了火,让那人去休息。

第二天早上,吃过早饭,那人说要回家,父亲和母亲给他装了食物和水,才让他走了。听父亲讲,后来那个人还去矿上看过他几次,说非常感谢父亲在除夕夜收留了他,让他和我们一起吃了年夜饭,那是他吃过的最香的年夜饭。  

这件事过去30多年了,除夕夜年年有,年夜饭年年吃,我唯独对那一年的那顿烛光下的年夜饭记忆犹新。

[ 责任编辑: 刘璐 ]
下载韶关发布APP
更多精彩

韶关发布客户端   简介:提供韶关头条热点、时政新闻、社会民生报道、便民查询等服务。

韶关新闻网公众号   简介:关注我,了解韶关第一资讯。

韶关日报公众号   简介:宣传韶关、公益服务,韶关日报微报纸。

韶关新闻网版权所有

Copyright © 2010-2021 SGXW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