韶关新闻网 > 民生 > 正文

这对父母让双胞胎儿子“抓周”定生死!

2018年08月16日 17:01 来源: 韶关日报 
  邱柏钦和妻子邓宝玲的老家在始兴县。夫妻俩人从高中相识,大学相恋,毕业后结为夫妻,婚后夫妻感情特别好。2017年10月22日,邓宝玲经过剖腹产顺利产下一对双胞胎男婴,小名康康,乐乐,寓意他们以后健康快乐。看着一双儿子,邱柏钦夫妇别提多高兴了,爷爷奶奶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。孩子在医院住院的那几天,爷爷奶奶就打算提前出院,准备在老家大办酒宴。孩子奶奶曾骄傲地说:“得了两个大胖孙子,在村里面是独一份!”。

  孩子刚满月, 家人还沉浸在生下双胞胎的喜悦气氛中,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。2017年11月的一天夜里,双胞胎中的哥哥康康出现了呼吸短促症状。那时邱柏钦还在深圳上班,妻子邓宝玲连夜把孩子送往医院。医生仔细检查后发现康康体内白细胞数值高达32万多,生命体征出现异常,医生紧急将康康送往儿童重症监护病房。邓宝玲哽咽着说:“就在离儿童重症监护病房约10米处的地方,康康突然抽咽了一声便呼吸暂停了,医生紧急抢救了4个小时,康康才捡回一条命。”然而康康刚刚被医生从‘鬼门关’暂时救了回来,在家照顾乐乐的奶奶也打来电话,弟弟也出现了哥哥同样的症状,也被紧急送往医院!
  邓宝玲夫妻俩抱着儿子悲伤哭泣。

  兄弟俩突然发病,而且症状极其相似,让邱柏钦夫妻俩措手不及。他们每天守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门口。邓宝玲说:“那段时间最难熬,最揪心。我和丈夫抱着手机,轮流换班睡觉。白天还好,到晚上我们就各种担心,整夜睡不着觉,特别害怕手机响,又不敢关机,生怕接到医生电话通知孩子病危的消息。”所幸双胞胎兄弟俩在重症监护室待了9天后就转入了普通病房。当兄弟俩被推出监护室的那一刻,邱柏钦和妻子看着两个儿子的手臂、手背、脚面、脚踝、腘窝、脚趾、头顶因扎针都出现了淤青,他们在走廊里便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转入普通病房的俩兄弟仍出现反复发烧症状,后被医院诊断为发病率仅二十万分之一的免疫缺陷慢性肉芽肿病,还是基因突变型。医生告知邱柏钦夫妻俩,类似的孩子如果采取保守治疗的话,一般活不过一两岁,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进行骨髓移植或脐带血移植。接到消息,邱柏钦夫妻俩立即联系了中华骨髓库,寻找合适的骨髓。

  2018年2月,夫妻俩把孩子送到治疗免疫缺陷慢性肉芽肿病经验丰富、移植成功率高的重庆市某医院。入住医院几个月后,中华骨髓库方面便传来好消息:找到了匹配的骨髓,且捐献者愿意进行骨髓移植。这让夫妻俩似乎看到了一丝重生的希望。
  图为双胞胎兄弟在“抓周”。

  可医院方面告知夫妻俩孩子们进行骨髓移植至少要准备100万的移植费用,这让他们惊呆了。孩子们前期几个月的治疗已经花费了近40万,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和他们能从亲戚朋友那借到的钱。现在他们集合夫妻两家所有的钱,再东拼西凑,勉强也只够负担一个孩子的移植费用。

  一面是两个孩子鲜活的生命,一面是高达100万的移植费用,他们无法抉择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又该如何去割舍,无奈之下他们想出了用“抓周”来决定。趁着孩子奶奶外出的功夫,夫妻俩忍痛让孩子“抓周”,决定孩子的去留,而这也就意味着生死。当看到康康抓到写着“留”的纸条,夫妻两人泣不成声,双双跪倒小儿子乐乐的面前,泣不成声地说着“对不起……”。

  奶奶回来后,知道了夫妻俩做的荒唐事后大怒道:“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这两个孩子,两个孩子一个都不能少。你们俩给我出去,门口跪着去!” “妈,我们错了,我们不该这样,原谅我们吧!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不分离,再苦再难也一起分担!”夫妻俩失声痛哭。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双胞胎兄弟俩的病情越发严重,他们伤口部位甚至出现了严重的感染现象。医院方面告知夫妻俩只有尽快进行骨髓移植,才能挽救兄弟俩的性命。

  “上天似乎没有抛弃这对可怜的双胞胎兄弟,几天前,中华儿慈会的志愿者联系到我们并上医院核实了我们的情况,随后在网络平台上启动了救援筹款。而且骨髓捐献者也表示将近期进行骨髓移植。” 邱柏钦说这话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不过邱柏钦又遇到另一个难题,他告诉记者。“现在这兄弟俩不仅要和病毒抗争,还得和时间赛跑,要靠他们顽强的意志力熬到移植骨髓的那一天。”说完,邱柏钦陷入沉思中,久久不语。

 

如果你也想帮助

扫描或长按二维码

 

献出你的一份爱心!


标签:编辑:dt

  看韶关新闻  

关注韶关新闻网微信

版权和免责申明

·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韶关日报的原创作品,包括但不限于图片、文字、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,版权属于本报(本网站)。欢迎转载、链接、建立镜像,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。如涉商网站或作商业用途,请与本报联系。联系电话:0751-8186301

·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韶关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系韶关新闻网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、间接、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