韶关新闻网 > 文化 > 正文

竹影婆娑

2017年09月10日 10:07 来源: 韶关日报 作者:张浪
  一到夏季,竹叶茂盛,一片青翠,给居家带来不少凉意。最喜人的是每天的清晨和傍晚,小鸟在枝头欢叫,竹丛却把阳光一点点地筛在地上。大雨过后的初秋夜晚,在阳台乘凉喝茶,凉风习习,忽听得秋虫脆亮的鸣叫声,循声探寻,竟来自种竹子的大花盆里,令人惊喜。晚饭后,翠竹旁一把摇椅,一卷书,一杯清茶,恍若知堂老人所言:“大约可抵十年的尘梦。”  
  
  我对竹子情有独钟,是因为竹子一身都是宝。在乡下农村,扁担、箩筐、菜篮、畚箕……许多农具和日常生活用品都是用竹子做的,甚至连竹子尾端的枝叶,还可以扎成扫把扫地,可谓一身都没有丢弃之物。此外,翠竹本身就具有很多优秀的品格和精神。因此,古往今来,人们都将竹子看作是正人君子的化身。尤其敬仰竹子那“未出土时已有节,待到凌云更虚心”的崇高精神。竹子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还被赋予了一种气节,这是它最高的文化形象。因为竹子具有“宁折不弯”的品格和“中通外直”的度量,它性质朴而淳厚,品清奇而典雅,形文静而怡然,这也是中国人对气节和品行的最好诠释。中国历史上有很多人在危难时刻,都能体现出自己的这种气节,文天祥的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便是明证。气节是一个民族不可缺少的灵魂,尤其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,其实时刻都在要求我们保住这个“节”,简单地说就是操守。这对今天的经济社会,对于每个人,都是一个考验。有很多人在今天的社会面前,尤其是在经济面前很容易失节,所以古人就利用这一个自然的植物——竹子,来不断提示我们,生活中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必须拥有一个人的尊严。  
  
  中国的文人雅士更是与竹有着鱼水般的关系。他们喜欢在窗前屋后种竹,“家山竹好无人看,漫种庭前一两竿”;在竹林中品味一种超逸的境界,提升品格。“苍苍竹林寺,杳杳钟声晚。荷笠戴斜阳,青山独归远。”在竹林环绕的情景中读书和生活,怡然自在。“嘉果浮沉酒半醺,床头书册乱纷纷。北轩凉吹开疏竹,卧看青天大白云。”和“帘虚日薄花竹静,时有乳鸠相对鸣。”从这些诗句中,你可以品味到在古人的日常生活中,简直到了无处无竹、无竹无处的地步。  
  
  曾文正公家书中曾言道:“居室前后,须多种竹树,家有一种生气,人受一种清气。”晋朝王子猷借人空宅暂住也要种竹,说是“不可一日无此君”,这就是魏晋风度!杜甫寓居成都浣花溪畔时,他曾亲手种植修竹几万株,秋夏青翠一片,成为当地的一大名胜。《红楼梦》里的林黛玉独爱潇湘馆的千竿修竹,每日里满怀心事听“凤尾森森,龙吟细细”的竹声。可见千百年来竹是中国人的至爱,尤其是文人,爱竹成癖者可谓比比皆是。  
  
  “窗竹影摇书案上,野泉声入砚池中。”中国江南的典型住宅必定是几丛青竹掩映着粉墙黛瓦。细细瘦瘦的竹竿、青青翠翠的叶子衬着一堵粉墙,疏疏朗朗,清清澹澹,令人绝俗。可惜如今这样充满诗意的空间住宅普通人已不可得,那么退而求其次,就在阳台上种几枝竹吧。写作或看书累了的时候,抬眼望着窗外的竹影婆娑,能不令人神清气爽么?  
  
  宋代的文学家苏东坡也是翠竹的铁杆粉丝。甚至扬言宁可食无肉,也要居有竹。因为“无肉使人瘦,无竹使人俗。”看来苏东坡的品味还是蛮高的。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是画竹高手,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”听见风过竹林的声音,便想到老百姓的疾苦,这便是郑板桥的清官情结,值得我们敬仰。  
  
  让我们都拥有一个翠竹般的人生吧。

 
标签: 竹影 编辑:wzz

  看韶关新闻  

关注韶关新闻网微信

版权和免责申明

·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韶关日报的原创作品,包括但不限于图片、文字、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,版权属于本报(本网站)。欢迎转载、链接、建立镜像,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。如涉商网站或作商业用途,请与本报联系。联系电话:0751-8186301

·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韶关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系韶关新闻网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、间接、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