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网首页

韶关日报数字报

合租要迎春天? "群租"与"合租"界限仍需明确

2016年05月13日 09:38
来源:北京日报

字号:T|T
0条评论打印转发

奋斗在大城市的年轻人,是不是都想用低租金住进靠地铁、有物业的“好房子”里?近期,一部《欢乐颂》的热播,让更多人有了这样的憧憬。想变成剧中的樊胜美、邱莹莹和关雎尔,变得更有可能。近期,国新办发布,住建部允许将现有的住房按要求改造后按间出租。通过合租降低租金支出,已经势在必行。但记者日前调查发现,目前政策仍需进一步细化落地,而如何划分“合租”和“群租”是第一道关。

低租金 让人活得更漂亮

《欢乐颂》中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,在上海一个距离地铁站很近的小区里,有3个年轻女性租住在同一套房子里。这套房子像两居室,而工作年头最长、收入应该最高的樊胜美却住在一个只有玻璃推拉门的隔断里。

有“考据帝”根据剧情分析,不包括物业费在内,单套房的月租是8000元。而樊胜美承担的租金为1800元。在三人分摊租金的比例中,樊胜美只承担了22.5%。

这个故事虽然发生在上海,但是在北京、广州、深圳……同样的场景每天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上演。对于很多刚就业或者收入不高的租客来说,选择合租几乎是降低租金支出的唯一选择。

“新北京人”小董,就是这样的人之一。在北京打拼7年,小董的月工资已经从3000元翻到了1.5万元。但这并不影响她继续在东三环的一个老旧小区里与人合租。

“省下租金去看电影、看画展,去喝喝下午茶,买点衣服化妆品,这才能让人感觉自己是漂漂亮亮活在城市中的,住的房子有什么要紧?”小董每个月花在这方面的钱有8000多元,远远超过自己的租金支出。但正是这样,让她感觉自己“活得更漂亮”。

降比例 减少支出已是大趋势

在《欢乐颂》中,就算是家中有“底儿”的关雎尔,也要为攒不下钱、向父母伸手而发愁,租金成了压在几个年轻姑娘身上的“大山”。但在北京,租金占到收入的比例,其实一直在下降。

无论是合租房、群租房,还是胶囊公寓、极小户型公寓,最终的目的,都是为了省房租。来自伟业我爱我家市场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2015年北京市住宅租赁平均价格为每套4453元,同比上涨了7.2%。但实际上,房租占月工资的比重从2010年以来连年下滑,已经从67.5%降到了59.6%。这也就意味着从大数据上看,工资的涨幅已经跑过了房租。

数据显示,2005年至2015年这11年间,北京租赁市场交易量涨了470%,且呈现逐渐增长的趋势;在市场月租金套均价方面,同样是这期间,上涨了128.3%,年均涨幅超过了8%。

相对应的,2005年至2014年北京地区的月工资从2473元上涨到6463元,这意味着这十年里面工资总涨幅达到161%左右,年均涨幅超过了10%,超过了市场月租金套均价涨幅两个百分点。

“北京让人有奔头。房租低对年轻人太重要,有时候少了一根压在身上的稻草,也许他们就有了继续留在北京奋斗的勇气。”10年前住在地下室里,如今已经成为一家服务金融企业的公关公司高管的吴女士说。

北京每套房中至少要住3人

任何一个业内人士都能说出,支撑房租不断上涨的重要因素是北京人口数量一直在增长。截至2015年年末,北京市常住人口已达2170万。

与此相对应的,是市场上由官方统计的600余万套存量房。

如果将这两个数据一对比,就会发现,每套房中至少要有3人;如果这3人都是租客且并不属于一个家庭,则会被定义成“合租”。

在5月6日的国新办吹风会上,住建部相关负责人表示,住建部对16个外来人口比较多、租房需求比较大的城市做了调查。结果显示,目前出租的以中小户型为主,50平方米以下的占75%左右,合租比例达到了50%。因此,住建部推出一系列增加存量的政策,其中就包括允许改造房屋。

虽然值得向往,但是住在合租房里,就能上演《欢乐颂》吗?

在北京,没有一家机构能说清楚到底有多少人在合租,有多少房屋接受合租;而相应的,因为太多人“合租”而变成“群租”,出现各种安全隐患,北京市曾经从多个渠道出台制止和打击政策,希望降低因群租而产生的火灾、盗窃、房屋安全隐患数量。

而如果以年龄特征来区分的话,在所有的北京租房人群当中,80后已经成为目前租房人群的主流,且不断呈现出年轻化的特征。我爱我家统计的数据显示,相比2005年,2015年30岁以下的租房人群的比重从32.2%提高到了55.7%,尤以30岁以下的人群占比变化最大,而30岁以上的租房人群随着成家立业,购房改善生活,在租房市场的比重逐年走低。

“年轻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和安全意识相对薄弱,这也是我们在管理中遇到的最大问题。”一位城六区中的居委会相关工作人员说。

而住建部的消息一经发布,虽然传出了明显的增加供应量有可能降低房租的利好消息,但包括中介机构在内的多个部门,都传出了希望政府划清“合租”、“群租”区别的声音。

同时,对于在一套房内增加出租间数的试验一直在进行。各地以出租房屋为业务的中介,正在主推“N+1”模式,也就是除了“N居室”以外,用隔断多隔出一个房间,然后再根据不同房屋的面积、朝向、是否有单独卫生间等情况,定下不同租价出租。

“这其实是打擦边球。我们希望政府也能明确更详细的政策,比如消防、防疫、个人隐私等方面要有最基本保障。细化到有锁、有通风、有消防通道等等。”一位大型连锁中介机构的副总裁说。

温馨提示:
·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韶关日报的原创作品,包括但不限于图片、文字、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,版权属于本报(本网站)。欢迎转载、链接、建立镜像,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。如涉商网站或作商业用途,请与本报联系。联系电话:0751-8186301
·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韶关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系韶关新闻网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、间接、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。

[责任编辑:lzm] 标签: